首页 » 精美散文 » 浏览内容

你是我的灰色记忆

323 0 发表评论
标签:

  

  曾经的你,曾经的我,在无尽的思忆中渐而斑驳,即便寻遍天涯,
  
  我却再也寻不回那段有着我淡淡爱恋的岁月了,我以为,结束了一段冗长而又艰涩的情路,
  
  而当我开始转向行走时,却发现,原来是殊途同归。
  
  一曲独吟
  
  许久,没有这般陈写自己了,季节开始更替,看着天边的微光,时常思索,时常茫然,心在荒原一遍遍地游离,无处循迹,依旧地零落无依,依旧地焦灼不安,站在春天的末梢,用力地嗅着属于这个季节的气息,然,升腾的炽热已经侵染了空气,身心越加地困倦,悠长的时间,躲在房间里,敲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,冥念着故事的情节,惯常地沉默,继而在揪痛中结束,对于任何,也无动于衷,有时,只是一脸疲惫地躺在床上无法入睡,如今,故事已然完结,只是,那抖动的思维渐渐捣毁素日的沉寂,揉碎的人物,直面的情愫,始终无法稀释内里的苦楚,时常地,悲伤蜂拥而至,占去了我的大片时光,时至今日,一切都无可言传了,心终日地被莫可名状的忧伤淹没,有时,可以迅疾地就掀翻了面上的平静,我的佯装终究脆弱,平淡无华的日子,连微笑都无力了,只是漠然地生活着,看着日出,看着日落,如此循环无度,那些辨不明的疼痛,因此,无心诉说,我知道,我的倔强只是给自己看。
  
  忘了日期,忘了节日,我努力地企图想要忘了所有,只是,力量是细小的,意识是顿重的,记忆那么厚,那么深,就如堆积的尘垢,该要如何才能洗去,在我不再陈述时,只是习惯了把它们都关闭了,闸门封存了所有,某些人事,时而会在荒凉的梦靥里涌现,那一点点的陌生感也翻覆了,熟悉的人,疏离的事,时远时近地侵占了一段回忆,缄口不提的人名,淡化在唇边,神色清冽地走在街边,一些回忆已被禁锢在这个小城里,曾无数次地想要逃开,陌地,于我是莫大的安然,只是,太多的牵念,太多的记挂,终是丢下了远走的心念,因而,只能拖沓徐缓地过着这薄薄的人生,或许麻木,或许厌倦,只是他们都说生活总归如此,不随人愿,不惊不扰地过完整段生活,便是安和了,我开始相信,生活只是一个个无能为力的过程,耗尽了青春,耗尽了爱,该老的容颜,苍老了,该流逝的岁月,流逝了,一切都在规律之中自然过渡,莫可追回的人,只能站在时光的罅隙里,想了一遍又一遍,渐而看着远去的消失了,看着剩下的腐烂了,如此岁月,如此人生。
  
  过往的不能复原,伤词痛语凝结在心口,不能眠的时刻,黑暗也是沉郁的,我以为冻结了人面,就可以凝固了情感,只是,转身换不回纯净,只因,会习惯了不自觉地回头观看,眼眸把一切的记忆都放大了,那曾经的说爱,那曾经的守候,成为了泡沫,消散在镜湖中,自知,昔日不再,过多的往事该忘怀,这句说得漫不经心的话,却需要用去全部的力气来学习,蒋说,太多的事,是我把自己锁住了,我默默地认可了如此的答案,或许一直都只是自己的执着伤害了自己,把自己灌醉了,然后肆意地虐杀,看着自己的残忍,只是更加地用力,从来不想带给他人任何的痛苦,因此,当剧痛无比的时候,只是习惯了自伤,如若自虐是罪恶的,那么就让这罪恶只覆盖我一人吧,这人世煎熬,声色格律的疤痕,明目清晰地蜿蜒在心里,淡淡的,浅浅的,而我终究需要学会随遇,随生,随愿。
  
  浸泡的思念不着痕迹,渐渐地,在好友前对某个人的所有事绝口不提,我不是谁的谁,因此,没有标签,日行前往,原来我只是被途经,如若是从此背向,为何又一再不经意地传来消息,反反复复地,让我淡了,深了,又淡了,又深了,看着一切一切,我不再迷信爱情的地久天长,只因,何等丰厚的情愫,也会在起起落落中被消磨,有时,我不知以何种姿态面向那么一个让我舍了天真离了心的人,因此,就在少言寡语中溺死了自己,三番四次,四次三番,不知厌倦地撕毁爱,弥合心,曾经与蒋说,我可笑吧,可笑到了极致,不自知,不自觉,不自量,那条不归路,从开始到终局,布满了我的脚印,当回过头细看才惊觉,自始至终只是我一人的路途,那么远,那么近,当一切仿佛就在眼前的时候,却远在天涯以外,看着一片狼藉,心生痛悲,人总喜欢欺骗自己,只是,所有都那么鲜明,我又该如何找借口来自欺了,因此,只能佯装低头无视某些的跌宕起伏,完结了吧,就这样,在的时候在,不在的时候,不在。
  
  平落无恙的生活,上演着一场场的戏码,我找不到自己的戏份,站在场外旁观着别人的情节,时常看着看着就匆匆逃避,满目惊心,不知所措,大起大落的心绪时常缠绕,悲的顷刻,痛了全心,寂的刹那,心跳也似若停止了,会惯常地吃着冰箱里存放的布丁,只是在吞没后味蕾依旧麻木,他们问,甜吗,我茫然地说,不知道,或许吧,食不知味地填腹,时常会在吃着吃着的时候,一阵阵地反胃,那藏于心底的无助感开始被挖掘,如翻江倒海般颠覆了,木然地走在每个人的面前,只如一具浮尸,听不见,看不清,电话亮了,只是任期终结,看着好友发来的话语,心开始漫无边际地疼痛,任何的任何,始终无法温暖那透明的失落感,因此,面对询问,不再倾诉,或许,我只是习惯了自闭,把自己关在了囚牢,然后一个人孤独,一个人寂静,更多的时候,我的世界,就如从来没有人走进来过那般,寂然无声,纹丝不动,谁也不是我,因此,谁也无法心感太多,我说,我开始不想笑了,开始不想说话了,开始时而歇斯底里,时而静如处子,这一些些的微词,轻飘飘地,落地无声。
  
  凌乱虚浮的心房,不着边际地漫游,看着身边的一切,我的怨悔,溢满了内心,纠结膨胀,渐渐,我不能原谅自己,那些悲,那些泪,覆没了曾经的信念,听见了希望,却看到了绝望,谁曾说的,谁曾供的,越来越渺茫,失落地站在高点,似若看尽了人间繁盛,触手之外,没有任何,看着友人大幅的信息,只是唤起了内里无尽的悲怜感,有时,温暖过多了,会轻易地侵染了泪腺,然,我的淡漠愈加的深重,删除了长长的内容后,没有任何的回复,某天,凤说,要好起来,知道吗,我们都觉得你离我们越来越远了,静默地看完,只记住了一句话,我们觉得你离我们越来越远了,心里顿时一丝丝的苍凉,原来,这久远的悲伤已经把我拖离在她们千里以外,我的躲藏,我的沉默,不知觉间已经铸就了冷漠,是一种习惯,也是一种潜伏姿态,只是谁也不知道,那日复日的怨悔经已催灭了内心的宁静,我的平然不惊,如今,只是一种面目全非的虚饰罢了。
  
  来来回回的四月,折返于两城之间,短暂的停留,短暂的别离,疲惫而无奈,车程间断眩晕,空间里充斥着陌生的气息,依旧是那道门边,等候着汽车的准点抵达,有时,不知道可以去往何方,只因无处是归程,无处是终点,停了走,走了停,这停停走走的路途,一个人清静又孤独,遇见了谁也只当陌路人,背着沉沉的灰色包包,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头,那些路口,那条街道,都曾在青春洋溢的时刻走过,而,此时我只是一个旅人,没有方向,一度迷失在这个海滨之城,听到远处唤起我的名字,迷惘地回头,是朋友热情的寒暄,她说,我们真有缘,可以在如此午后时光遇见了,我忽而黯然,为这样一句话,千里的相会,也只为了彼时的缘分,然而,某时,与某个人却为何总一再地错过,杵在人头涌涌的公车站,我的神伤在朋友的笑声中抽离,车来了,人们以仓促的脚步前行,而我却总习惯了在拥挤的人群里任由他人上上落落,甘于最后缓慢地踏上公车,或许,我终是一个不适于争夺的女子。
  
  一个倾城日光的早晨,走在海边,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,海风柔和吹拂着发丝,走在长长的情侣路上,他们说,如果一对情侣可以完整地走完情侣路,那么他们的爱情也会长长久久的,一个美好的愿望,有时只是为了满足各自的内心所需,爱情,并不需要形式化的维持,若有心,苦也是甜,若无心,再多的誓言,也只是一句句的谎言,走在连接海岛的石桥上,听着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,想起了童话故事《海的女儿》,那条美人鱼,为了爱情,最终化为了泡沫,消失在湛蓝的海上,从此我的童话也随着那条美人鱼消失在蓝色海洋里,孩提时仅剩的回忆里,我只记得,美人鱼死后,我却再也不看童话了,只因,任何的憧憬,就如那泡沫,随风消散了,那时,曾无数次地问大人们,为什么美人鱼死了,为什么童话里也有死亡,他们只是抚摸着我的短发微笑着说,这只是童话,我一脸茫然,或许,爱情,终只是泡沫与死亡的消逝,站在石桥中央,看着汹涌的海水,我想,此刻,如果石桥断裂,是否一切都可以消亡了,只是桥安在,脚下响起了高跟鞋清脆的声音,这真切的外界,让我不得不承认,我依然需要由着漫长的时间来过完着这整个人生。
  
  步行在烈阳下,海水烁烁生辉,站在桥中央,看见了远方浩大的木船,举目而视,岛屿清晰可见了,这个有着繁多海岛的城市,吹着咸涩的海风,发丝在潮水冲涌而起的气息中飘散,此时此刻,想起了那一个人,记得他说,想来吹吹海风,只是某段时间后,他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海风依旧每日每日地吹拂着,我依旧喜欢站在风中嗅着那股清清的咸味,带着想念默默无言,一个人的行走,清静而孤立,踏入了海岛,看见了灿然绽放的杜鹃花,一片的绿意之中,夹带着一瓣瓣的彤红,游人骑着单车微笑而过,我坐在石板椅子上,看着那些穿梭的笑脸定神,某个销售员靠近兜售着保险,无心地被安排填写一份调查报告,他热络地探问,只是微笑地沉默,言语间,他说,一个人出游不会孤单吗,瞬间的愕然,然后浅笑着说,习惯了就好,迅疾地告别,对于太多陌生的靠近,始终不适,时常不能言说地看着远处,听不见他人一次又一次的说话,而更多的时候,只是习惯地面带淡漠,拒绝所有,我想,一个人沉默,总是安全而放心的。
  
  柔和的海风,安静的情侣路,路边灿烂的鲜花,青青的草坪,祥和的人声,倘若没有那一幕惨不忍睹的画面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而宁和,紧促地,穿着高跟鞋小跑着逃开了那个丑陋的画面,没有太多的惊慌,只是顿觉一切都失色了,在市区热闹的街头,脚跟微痛地走着,人迹匆忙的城市,看着那一张张奔忙的脸孔,城市,藏着太多人的流离失所了,寂寞堆积,熙攘的人面,陌生与陌生的交织,原来只是一次次素不相识的擦肩而过,没有前生今世的回眸,所以,也不会有今生后世的期待,我想,我是不是不该堆叠那今生五百次的回眸,该无所盼望地来,也了无牵挂地走,佛说,五百次的回眸是为了下辈子的一次相遇,只是佛没有说,那五百次的回首只是为了一次次的挽留,倘若五百次的挽留却换不来一次的相望,再一辈子的相遇又有何真意了,他时,他再也不是他了,而我也不再是我了,再见,也只是一场陌路里的相逢,此后,彼此的人生都只在陌路后归于平寂。
  
  我淡出了他的视线,没入了自己编织的囚牢里,记忆化尘变灰,不经意间的触摸,便会生硬地发痛,只是一些回忆却永久地定格了,就如倒带,时常会辗转在脑海,我佯装淡然地对着友人说,我开始忘记了,我开始放飞了,只有我知道,他是我的灰色记忆,时而浅淡,时而深切地存放在左心房,那永久地钟情的淡淡的灰色,抹不去,明晰地放置在过去与现在的的夹缝里,渐渐滋生,轻易地就侵染了我的前路,我似若不在过去,也不在现在,更不在将来,只是,我该逃到那里了,无处投奔,带上背包,只能一路走,一路停靠,来来回回,我却再也回不去了,他的终点里不会有我,我的终点却只有我,某个夜晚,蒋说,你该找一个人来陪着你一起走的,我不想你这样难受,看着这句简单的话,我顿时哭得泪流满面,对着空白的屏幕,一个人抽泣着,无休无止,只是,我的心无所依傍,因此,我只能一个人走到最后。
  
 

评论 共0条 (RSS 2.0) 发表评论

  1. 暂无评论,快抢沙发吧。

发表评论

  •   想要显示头像?

联系我 Contact Me

回到页首